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91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就是害怕触发了士族和皇族对先皇后贾南风的恐惧,恨屋及乌,要废了她这个皇后。

羊献容并不在乎当不当皇后,但是她若不当皇后,如何为清河的婚事做主?所以,她十分谨慎,避免触怒士族和皇族。

长沙王晓得她的忌讳,但是,他又不想真的大权独揽,什么都自己拿主意,他还是希望在大事情上和皇室沟通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,和皇室生疏了,被人挑拨离间,说道:“既然皇后不方便,以后微臣就和清河公主商议。”

羊献容想了想,如果拒绝长沙王,长沙王未免有想法,很多事情就是因沟通不畅而互相猜忌。她不便出面,皇帝更是个呆子,河东公主这两年有多长进了,但因母亲贾南风杀了楚王司马玮,长沙王不喜欢她。

唯一能够拿出手的,只有清河。

羊献容道:“就依大司马所言。”

上元节灯会,清河还不知道她已经成为辅政的公主了,她和王悦在铜骆街和荀灌见面,三军会师尽开颜。

何况清河还带着荀灌最喜欢吃的抠门戎家的脆梨。

荀灌一气啃了仨,还意犹未尽,三人漫无目的的逛花灯,难得闲暇时光。

荀灌像个猴子似的东张西望。

清河问:“你找谁?”

荀灌道:“我看看你姐姐和她‘奶娘’是不是也出来玩了。”

去年这个时候,就因通缉犯孙会出来逛街,大闹商里,三人逛到一半就被卷进风波,提前结束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wenyiru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