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阅读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即清河公主)差不多高,老子又不是畜牲,这个样子怎么睡得下去。”

仆人赶紧叫醒了孙丞相。

孙秀最近操持大孙子的婚事、在婚宴上频频敬酒,喝多了,又累又醉,好容易送走宾客,回房休息,脑袋刚刚沾到枕头,又被家人强行推醒,说孙会逃婚。

“什么?”

这爆炸的消息比醒酒汤管用多了,孙秀立刻清醒过来,“把这个逆子堵了嘴,抬过来!”

孙会满身酒气,向祖父抱怨河东公主如何丑,如何彪悍。

孙秀寒门出身,混到宰相的位置,涵养自不必说,此时也被大孙子气得够呛,拿着棍子就打,这个混账东西!

家人连忙上去夺棍,劝道:“别打!若打坏了,大郎如何洞房?”

是的,倘若洞房失败,明日新婚夫妻如何进宫谢恩?

孙家恐怕要贻笑大方了。

孙秀没得办法,只得穿上厚重的礼服,命大孙子洗漱干净,穿得像个人样,连夜带着孙会去公主府赔罪。

河东公主在气头上,命人不要开门,将孙家晾在公主府外头喝西北风。

公主不懂事,身边的乳母和女官懂得,连忙劝她,“孙宰相的面子不能不给,公主和驸马是皇上赐婚,夫妻可以不谐,面子上要过得去,否则皇上会生气的。”

一听皇上二字,河东公主不由得打了个寒噤:上次忤逆皇帝,跑去金墉城给父母请安,就下旨要她下嫁孙会,倘若再怒,会如何惩罚她?

河东公主欺软怕硬,只得命人开门,放宰相祖孙两人进来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wenyiru.com

(>人<;)